556008_250740901711566_600993030_n  

 

將已睡沉的錐冰愁生清洗完後,淺倉健一溫柔的替情人擦乾身體在套上浴衣抱他到客廳的沙發上小憩片刻。

自己走進廚房開起冰箱,看看裡面還有什麼蔬菜可以烹煮,拿起出剩餘的半顆高麗菜和雞蛋,還有前天的一些菜全部拿出來,又到冷凍層那裡翻翻找找,找出母親從老鄉寄來的冷凍豬肉塊和鮮鰱魚頭退冰。

趁著錐冰愁生還未醒來時將飯菜做好,累了一夜的錐冰一定很疲憊。

將廚房和碗筷清洗乾淨後,把料理好的飯菜都擺好放在餐桌上,自己換套衣服再去叫醒戀人。

「小愁,小愁,醒醒,吃飯了。」輕輕搖晃錐冰愁生的肩膀,睡沉的錐冰愁生很難叫的醒,反覆叫了幾次錐冰愁生才有反應。

「嗯?幾點了?」半睜開眼,錐冰咕噥出聲。

「四點半了。」做在地上,嘴巴說話的同時手也沒閒著,輕柔的來回撫摸錐冰的臉頰,寵愛寫滿整個臉。

「這麼早就吃飯?我還有點睏….」兩眼迷濛無神,微皺眉頭的低聲抱怨。

「不早了,你一天下來都沒吃飯,應該是餓到沒知覺了吧?」淺倉笑著摸摸錐冰細軟頭髮,淺淺在錐冰額上輕柔一吻,要他乖乖起來吃飯。

被淺倉說中只得無奈起身,全身依舊痠軟疼痛單手支撐全身重量,艱難得讓自己雙腳著地,溫吞吞的走向餐桌。

慢速度進食著,錐冰愁生吃得很少,因為錐冰愁生不愛吃飯,錐冰愁生對食物沒有什麼感覺,對他而言食物只是為了維持生命而吃的,故此,錐冰愁生身材自然纖細瘦弱,體型還比一般女孩還來的纖瘦。

「是明天放榜吧?我陪你去看榜單。」淺倉健一喝口魚湯,想起明天的事。

「如果我考上別的縣市,之後我們見面就會比較麻煩喔!」放下筷子,錐冰無奈一笑,如果當真考上早乙女大學之後見面就要通車了。

「沒關係,反正我明年就要畢業了,小愁能考上早乙女大學是最好的。」還是這樣為自己包容,無論我做了什麼事或下了怎樣的決定,淺倉對我的態度仍是不改。

「阿見,謝謝你,多虧你的幫忙,我才能考的那麼順利。」暗嘆一口氣,總覺得對他有著一份愧疚,看著這樣溫柔的淺倉真是很不好意思,如果不是當初淺倉在我準備考試的那段期間給我那麼多建議和陪伴,我哪能考得如此順利。

「好歹我也是北大的國貿系,再幫不上就慘了!」淺倉燦笑著,說著他唯一能幫上的專長,口氣似乎略微無奈。

「工作有頭緒了嗎?」想起最近淺倉心煩的事,我不免在意。

邊回我話便拿起他的筷子指著我的碗要我乖乖吃飯,我只好順著他拿起筷子勉強再吃幾口,如果我沒把手裡這碗飯吃完淺倉是不會讓我離開餐桌的,嘟噥著嘴,挖著飯苦吃。

「如果能再考上研究所那是最好,如果落榜那只能回家繼承父業啦!」看著錐冰吃飯真的很累吶~淺倉苦惱的搖了搖頭,錐冰一向不愛進食,對食物也沒什麼概念,要不是和淺倉交往後被淺倉逼著進食,恐怕錐冰現在倒在哪裡的路邊自己也不知道。

「這樣啊!也是,這也是你考國貿系的原因啊!」玩著碗裡的食物,食不知味的吃著淺倉夾放進來的高麗菜,此時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吃到想吐了。

注意到我臉上變化的淺倉一直盯著我,他的眼神清楚的寫著:快吃!

吃到嘆氣的我,不敢回嘴,因為這些菜都是淺倉為了我而去學的。

「不說這個,小愁,我等你,等你願意見我家人,只要小愁願意,我就會負責到底的。」雖然淺倉講的很輕,但是這些話對我而言,很重。

淺倉的家人都知道他的性向,既然無法改變就選擇接受,家裡都看得開,只要求淺倉繼承公司其他並無寄託期望,淺倉身為長子自是難以推托,因此在初中時便已應允一切重任。

家人皆都願意接受淺倉的另一半,歷任男友也都見過,唯獨我不曾隨淺倉回老家見父母一面,自初識之時淺倉便告訴我,他是以真心相伴到老為條件下向我追求告白提出交往的,當時自己深受淺倉真誠所感動而點頭答應,其中原因也是因為不願繼續再感情裡飄泊不定,可主要甘心情願讓我回應淺倉的感情則是因為淺倉當時認真真摯的情意打動了自己。

「呵呵呵,謝謝你,阿見,我知道了。」錐冰輕笑出聲,牽起淺倉的手笑眼望著男友內心深深感動,淺倉自始至今真誠不變的愛戀與執著都讓錐冰難以放手,他不從強迫過他做任何決定,總是耐心等待不問理由。

遲遲不隨淺倉回老家的原因他自己很清楚,不輕易點頭答應是對淺倉的尊重,他給不起他一生,可最起碼他不能對不起他的真心情意,不能對淺倉說謊是他最基本的原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藏緣 的頭像
藏緣

藏緣邊疆國度

藏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