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333)  

第六章

 

一如平常,言鳳泱搭著電梯到自己工作室的樓層,踏出電梯門走到工作室門口時言鳳泱愣住了,看著熟悉的身影蹲在門口那模樣還是跟以前一樣惹人憐愛,言鳳泱不由自主走向前去,那熟悉的髮香、熟悉的臉龐、熟悉的眼神,一切都那樣熟悉的令人難過。

」身穿白色連身洋裝面貌清秀的女子,似會說話的一雙汪汪大眼揪著眼前的言鳳泱,女子細柔甜膩的聲音揪緊了言鳳泱的心。

「好久不見,你好嗎?」

言鳳泱沒有回話只是抿著唇征征的盯著眼前的女子,見言鳳泱不發一語女子神情略顯有些著急,眼眶泛淚的看著言鳳泱。

「我們之間什麼都不算了,是嗎?阿泱。」

「進來吧!」言鳳泱彎下腰伸出左手動作輕柔的將女子攙扶起來,像怕女子受傷般小心呵護,言鳳泱無法拒絕那雙深邃美麗的雙眼,更無法拒絕此時臉龐憔悴的舊愛。

女子任由鳳泱攙扶進門,當言鳳泱將門關上時女子忽然抱住言鳳泱,突如其來的擁抱讓言鳳泱難受的想掉淚,當初女子身上清新甜美的味道曾是他的最寶貝的,而如今這份味道卻毫不留情地刺傷了他。

言鳳泱沒有回抱女子而是任由女子靠在他的胸膛哭泣,言鳳泱想起當初的往事又看著現在緊抱他哭泣的女子不由得輕輕一嘆

現在到底是算什麼?受傷了才回來找慰藉嗎?

「泱」像是故意的,女子磨蹭著言鳳泱的胸膛撒嬌地反覆喊著言鳳泱的名字,哽咽的語氣讓女子更顯得楚楚可憐。

言鳳泱一向對柔弱溫柔的女生沒有抵抗力,到底還是伸出手輕輕拍著高軒的後背安撫她的情緒。他早已自友人口中聽說高軒回來了,他和老師還是結束了。

好想見你高軒抬起滿臉淚痕的鵝蛋臉說出令言鳳泱動搖的話。

軒,妳要的不是我。」言鳳泱説出當初他自己難以接受的事實。

那你要的是我嗎?你都不心疼我嗎?泱,你嫌棄我嗎?你恨我嗎?」

我怎麼可能嫌棄妳?

那就是恨死我囉?小心眼!混蛋!

「高軒,別這樣,不要哭好嗎?」

「還愛我嗎?有沒有想我?」

「高軒……對不起。」

「我不管!重新來過!說你還愛我!你說啊!你說啊!」高軒失控的放聲哭叫

言鳳泱無奈的看著在他面前蠻橫撒嬌高軒,心坎有著說不出的酸,他花了兩年的時間消化當年與高軒之間的愛戀結果事隔高軒再度回到他身邊要求復合。 那些年的相互傷害折磨和糾纏與不捨將愛情扭曲,得到的是全身遍體鱗傷,既使重新來過疤痕依舊存在,不是嫌棄對方而是對方給自己的傷害太大無法再次承受一次,縱使他承認餘情還在。

確實,在見到高軒的那剎那心臟如同利器撞擊一樣的痛,但是對她只止於懷念,並不代表會接受她。

推開依賴在自己身上的高軒,言鳳泱聲細語的對她說:「都過去了,軒,我只是無法答應妳。」

高軒無法相信向來對情人溫柔出名的言鳳泱居然會拒絕她,她知道過去言鳳泱是如何的疼惜自己也明白言鳳泱在愛情裡都是將對方視若珍寶,是自己太傻才會放棄這樣的男人,可是有多少人能夠認清過去?她就不行,她做不到。

軒,我可以照顧妳但不會忘記過去而重新接受妳。」

言鳳泱能說的能做的就只能這樣而已,這已是他最後的底限了,他從來都不是那種會再重新來過的人,他明白一旦失去的東西是永遠要不回來的。

再怎麼說也是和言鳳泱交往過的,高軒是懂言鳳泱的原則的,該給的能做的他從不吝嗇,再多要求的他是不會給反而轉身離去。

高軒是聰明的,淚眼婆娑的望著言鳳泱。

言鳳泱將她帶到椅子上讓她休息,高軒在言鳳泱轉身時扯住他的衣角問:「泱,我可以現在待在你身邊嗎?」

高軒懂得如何去牽制言鳳泱,懂得在何時任性的去要求言鳳泱,她相信自己對言鳳泱而言還是有很大的影響力。和言鳳泱斷斷續續交往近兩年,以他對言鳳泱的了解,言鳳泱個性外冷內熱,對於女孩子具有紳士風度就算女生再要強他也會選擇忍讓,而且言鳳泱是個心腸軟的人只要對方一掉淚他就投降了。果然──

住哪裡?」

「剛從新加坡回來沒地方住。」

「等我下班後再帶回住處好嗎?」

高軒點點頭,不再多話

言鳳泱因為高軒而提早下班,幫忙高軒安排好房間,替她將行李都拿上樓也事先請人打掃過房間,好讓能夠早點休息。主動的將高軒的行李內的東西掏出來整理,言鳳泱還記得對方以前的習慣,居住環境一定要整齊乾淨,最好都是白底牆壁,晚上六點後就不再進食固定十一點就寢七點起床。

放下不代表遺忘,很多細節言鳳泱都還清楚甚至比高軒本人還了解她。

舉棋不定的個性一直是她的致命傷,總是以自己為中心往往忽略對方的感受,但是除去這些高軒本性是善良直率的,像個孩子一樣愛撒嬌總喜歡賴在自己的身上,偶爾的小野蠻常常讓自己又惱又愛,遺憾的是這些都過去了,那首為她做的歌是心底對那份感情所產生的遺憾,就算是眷戀她的依賴也不表示他願意回頭。

所有往事彷彿歷歷在目,沉重的回憶令他窒息到不敢也不願再多待下去,恨不得逃出過往,著實受不住這樣兩人獨處的無形折磨,言鳳泱刻意不去看高軒的眼神,扭頭就到門前穿鞋,用略帶心虛的語氣向高軒道:「我該回去了,如果有事…」

未待言鳳泱說完高軒便搶著頂回言鳳泱接下來的念頭:「陪我。」

「軒,妳到底想要什麼?」耐下性子地回頭看著高軒,言鳳泱眼裡盡是痛苦,語氣不穩的回問高軒。

「要你。」無視言鳳泱的脆弱,高軒眼光犀利的直視言鳳泱,沒有退讓的餘地。

「不可能。」言鳳泱慍怒的斷然拒絕。

「為什麼?你有別人了嗎?」

「不是,不是這個問題。」

「那為什麼不能再待在我身邊?我就不行嗎?當朋友總可以了吧?」最後高軒放軟語氣,退讓一步。

「我真的該回去了。」可對於高軒咄咄逼人的負面情緒,言鳳泱只能選擇逃避,逃避那雙眼,逃避過去那份曾經執著過的感情,逃避心底那份痛。

開著轎車的言鳳泱此時腦海閃到的是韓子秀溫暖的笑臉,那個每每和他一談起音樂時就會興奮的手足舞蹈的男孩,那個總是愛鼓著肉肉的臉嘟起可愛的嘴向自己爭論東爭論西的樣子,那個對音樂有著無比執著的男孩寧願拋棄所有也只為了自己所追求的音樂。

想著想著竟然將車子開到了韓子秀的公司,言鳳泱開始有點明白自己這幾天為了什麼而浮躁了,如果沒錯原因的話好像是為了一個叫韓子秀的男人

          

韓子秀好不容易跟韓劭俊熬到工作結束才剛要走下樓時剛好言鳳泱打電話過來。

一接起電話就是言鳳泱富有磁性嘶啞的聲音,疲累一天的韓子秀聽到言鳳泱的聲音後不由得感動,因為最近工作都忙到凌晨兩三點,整個神經都繃到極點。

「你在哪裡?還在工作嗎?」

「沒有,剛錄完音要和俊哥回家。」

「這樣啊!我去載你們回家,我人在你公司樓下。」

「真的假的?」聽到言鳳泱人就在樓下韓子秀人都清醒了一半。

,我在車上等你們。」說完言鳳泱道聲〝我等你〞就掛斷了。

韓子秀一掛完電話原本昏昏欲睡的腦袋瓜全都醒了,背起包包站起來走去拉著同是勞累不堪的韓劭俊:「劭俊哥,鳳泱他說他在樓下等我們耶!」

「你去吧!我要先回家。」聽到言鳳泱人在樓下,韓劭俊直覺就是不想當電燈泡自個識趣的打算先走。

「可是我也要回家啊!俊哥~」韓子秀當然知道韓劭俊的用意,可一直以來都是兩個人一同回去的,加上現在又是凌晨韓子秀再少根筋也不可能讓韓劭俊一個人回去。

韓子秀最愛對韓劭俊撒嬌了而劭俊也往往無法抵擋韓子秀的撒嬌,韓子秀不顧還有工作人員在場當著所有人面前,像是一般男女朋友般雙手親密的韓劭俊的脖子親暱的反覆叫著俊哥,身子緊貼對方,然後像隻小狗一樣鑚進劭俊的胸

這種親密的舉動惹來旁人注視,加上有誰看過韓子秀這樣嬌嗔的模樣?就連語氣也跟平常完全判若兩人,韓劭俊被旁人注視的很不好意思加上韓子秀一聲聲俊哥叫的韓劭俊受不了只好被韓子秀連哄帶拐的拉下樓。

一見韓子秀和韓劭俊下樓言鳳泱嘴角幅度大大上揚,禮貌的先跟韓劭俊問好。

「你好。」

「你好,不好意思,麻煩你了!」韓劭俊也是個客氣禮貌的人。

「不會,兩位請上車吧!」知曉韓子秀一定會和韓劭俊同坐後面的言鳳泱替他們打開後車門,將司機這個角色扮演的淋漓盡致。

「你坐前面吧!」韓劭俊轉頭看著韓子秀如是說。

「不要!」韓子秀劈頭就拒絕,嘟起下嘴唇撒嬌的牽著劭俊的手,一副孩子離不開媽一樣。

看著這樣的韓子秀,韓劭俊也懶的爭吵只得坐在後座任由韓子秀牽著。

看著感情親密良好的兩個人言鳳泱突然想起家裡兩個雙胞胎弟弟也是這樣,相反的是那兩個人一湊在一塊就沒好事就是了。

言鳳泱知道後面的兩個人都已經身心疲憊,特地安排兩人能好好吃頓像樣的一餐:「吃飯了沒?我朋友開了一間餐廳希望能邀你們去吃吃。」

「不用了」韓子秀餓歸餓,但更想回家躺在舒適的床上睡覺。

言鳳泱當然知道比起吃後座的那兩人更想睡覺,但是看著兩人消瘦難看的臉色再怎麼說也是要先讓兩人先吃頓飯再回去,比起剛認識他們時臉色實在差太多了。

「可是我都答應對方會帶朋友過去,可以幫個忙嗎?」

「啊!可是總是麻煩你,不好意思。」言鳳泱都這麼說韓子秀也不好拒絕。

「謝謝你。」韓劭俊知道這是言鳳泱的一片好意,故意這樣對他們說是為了讓他們能夠好好吃頓飯。

「應該是我謝謝你們才是。」開著車的言鳳泱回了這樣一句。

言鳳泱特意選了間內有包廂的餐廳就是為了讓那兩個人能夠輕鬆的吃飯,事先吩咐要求友人要最隱密的包廂請勿打擾,再拜託友人私下幫他煮碗兩人份清淡點的粥,好降低深夜進食的胃腸負擔。

一進門老闆便出來親自出來迎接:「請坐。阿泱,謝謝你啊!」

將三人帶往私密包廂用餐,言鳳泱看著滿桌料理都準備好了,拍拍好友的肩膀誠懇的道謝:「哪會,我才要謝謝你,你去忙吧!不用擔心我。」

「嗯,不要客氣喔!」老闆笑著回拍言鳳泱的肩膀,豪爽的要言鳳泱無須客氣。

老闆走出門後,言鳳泱示意兩個人坐下來吃飯,望著整桌幾乎都是韓子秀愛吃的料理,韓劭俊這下終於明白為什麼韓子秀會被言鳳泱吸引了,他是個細心的人也是個懂得照顧懂得付出的人。

坐下來後劭俊也看到幾樣自己愛吃的東西就猜到這一定是韓子秀告訴他的,如此別出心栽的精心安排讓韓子秀和劭俊兩人感到窩心。

「明天還有通告嗎?」言鳳泱問著低頭專心喝著湯的韓子秀。

「下午錄音晚上三個通告。」韓子秀雙頰鼓著腮子含糊不清的回答。

「沒有休假嗎?」言鳳泱略微責備的語氣道。

「還沒有。」說到韓子秀渴望的休假,洩氣的垂下雙肩無奈回應。

「照道理應該會有休假吧!」挑起魚刺,將沒有魚刺的魚肉放進韓子秀的碗裡。

「因為專輯銷售量很好所以公司要趁勢多打廣告,聽說打算要讓我們開演唱會。」

「那不會太勉強了嗎?那錄音呢?」難怪看韓子秀最近臉色差。

「那是我和俊哥做出來的曲子,公司通過後要讓我們先錄音。」

「單曲嗎?」

「是啊,說要仿照日本的程序。」

聽到這裡言鳳泱整個人不太高興的皺起眉頭來了,雖然早已聽聞LS對待藝人一向嚴苛但是這樣沒日沒夜操著藝人不怕出事嗎?

「還在搭公車嗎?」

「目前是。」

「公司沒有分派車子給你們嗎?這不合理。」聽到兩人還在搭公車,言鳳泱放下手裡的筷子,雙手抱胸,語氣相對也差了。

「公司下個月會分派下來,是經濟人駕車。」

「那在下個月之前我都會開車接送你們上下班。」聽完,言鳳泱自動提出當司機。

「什麼?不用麻煩啊!你不是要上班?」韓子秀想回絕言鳳泱的好意

「我的工作性質很自由,不用擔心。」再隨便向法翔說個理由就好。

「可是

「那麼晚又沒公車只有計程車,還是你們都用走的回家?我不放心。」

完全沒讓韓子秀有回嘴的機會,言鳳泱自做主張要接韓子秀和劭俊上下班,

言鳳泱霸道專制但分寸都拿捏恰當,並沒有過份干涉韓子秀私人空間。

言鳳泱的好意讓韓子秀開心又煩惱,自己是那種不愛麻煩別人的人,更何況對方是自己喜歡的言鳳泱,言鳳泱願意無條件當司機是很好,但是他很覺得對言鳳泱很不好意思,於是糾結都心情全寫在韓子秀臉上,言鳳泱全看得清清楚楚。

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讓坐在韓子秀隔壁的劭俊全看在眼裡,若說言鳳泱真的要和韓子秀交往的話他是不會有意見的,多一個人看著傻氣的韓子秀也好!

再說言鳳泱對韓子秀的舉動像極了情侶間才會有的動作,無論是語氣上的關心或是接送上下班,就連韓子秀愛吃什麼他都記得很清楚。

把韓子秀交給言鳳泱,韓劭俊是放心沒錯,只是不免還是會替韓子秀擔心,畢竟在這之前韓子秀沒和男生有交往的經驗呀!

吃完遲來的晚餐後言鳳泱將韓劭俊和韓子秀平安的送回宿舍,離去前還不忘提醒明天他會來接送他們上班,反正他既然已經決定就不可能改變了。

          

之後的幾天下來,言鳳泱不僅準時接送還不忘替兩人帶上早餐,就連回去時也會固定開車帶他們吃晚飯,劭俊看的出來這一切都是言鳳泱為了韓子秀這麼做的。

今天的通告是在凌晨五點半,言鳳泱提早來接兩人,結果韓子秀太早起床精神茫然渙散,居然忘了帶隨身包,迷迷糊糊的打算就這樣上車。

「子秀,包包呢?手機帶了嗎?今天不是還有錄別的節目嗎?」言鳳泱不放心的開口詢問,回頭伸手揉揉韓子秀的左臉頰,淨是寵溺的語氣。

啊!一聲從發暈狀態到頓時清醒,韓子秀又趕緊下車衝回宿舍。

趁著韓子秀上樓拿包包時劭俊抓住機會開口:「其實可以直接對他說的。」

「我怕嚇到他。」坐在駕駛座上,言鳳泱淡淡開口。

「如果真的喜歡我希望你能真心待他。」

「我從不對不喜歡的人做這些事。」

「你對他的舉動都像熱戀中的情侶般。」

「我會找他說清楚的。」

「他很單純。」

「我懂,謝謝你。」

「如果你敢傷害他,我會讓你永遠找不到他,當然,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

「希望你能說話算話。」

「我若認定了,將會不顧一切只為他。」

「我會記住你這句話。」微頓了一下,韓劭俊語氣充滿警告的回敬言鳳泱。

沒多久韓子秀便匆匆忙忙跑下樓,氣喘吁吁的鑽進後座倒在韓劭俊身上。

韓子秀像隻可愛的薩摩耶犬一樣,頂著未睡醒的雙眼,加上一頭醒眼的亂髮,紅通通的雙頰惹人憐愛。

言鳳泱看著這樣的韓子秀輕輕的牽動嘴角,溺愛的看著坐在後座的韓子秀。

一切,韓劭俊盡收進眼底,默不多言隨時防護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藏緣 的頭像
藏緣

藏緣邊疆國度

藏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